高考后最重要的事

Posted on

高考后最重要的事是什么?我来说点不同的观点。

首先,我想,最人性化、最受欢迎并与实际情况最相符的观点只有一个字:玩。不同意的人可以再去过三年高压下的清教徒式的生活试试。

但是等等,高考后最重要的事不是等成绩、选学校、选专业么?我们苦逼三年,不就是为了这个嘛?嗯,从逻辑上,这个答案简直无懈可击。

高考后有三个月毫无压力的自由时间,但成绩一出来,几家欢喜几家愁。欢喜的人,自然可以尽情玩耍;愁的人,只怕要少去很多玩的心情。在我看来,大可不必如此。

从小到大,我们不断地被告知,高考是我们人生最重大的转折点,很多家庭甚至从所谓「起跑线」的学前班开始就为高考做准备。诚然,高考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但并不是最重大的,我们的人生还会有很多重大的转折点,恋爱结婚,安家择业,哪一样也不会比高考的分量轻。

也许有人会说,高考的结果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恋爱结婚、安家择业的结果。在相对封闭的社会,这是没错的。古时候底层的人要想进入社会精英阶层,科举几乎就是唯一的选择。到了现在,七十年代的「恢复高考」,成了千万学子名副其实的命运转折点。然而到了相对开放的社会里,随着晋升途径的增多,高考的唯一性地位不再,重要性也大打折扣。

在充分开放的社会里,一场考试决定一个人的命运,根本就是荒谬的。所以,正如前文所说,那些认为自己已经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考验,接下来就是享受人生的同学,是大可不必如此的;那些认为自己失败于人生最重大考验,接下来的人生注定黯淡无光的同学,也是大可不必如此的。

如果说高考前的人生,我们处于为了高考而自我封闭的阶段,那么高考的结束,则意味着封闭的结束,开放的开始。其特点就是选择多了。在封闭阶段,我们的选择很单一,就是高考,于是我们不用想别的,一门心思想着怎样在高考时多得几分就完了。而到了开放阶段,人生的各种抉择将接踵而来,且候选项全都不止一个,而是1、2、3、4……N个。习惯了不作选择的我们,这个时候就懵逼了,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么多大学生迷茫了。

从这个角度,我说,高考后最重要的事,是认识自我。

选择这种事,说难也难,说易也易。认识了自我,知道了自己想要什么就容易,反之就很难。高考后的第一件抉择便是选学校和专业。由于我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似乎这个也可以,那个也不赖。这时,最合理的选择,就是选择时下最热门的,或者就目前来说前景最好的专业,但这个专业到底适合不适合自己的天赋个性,就没法考虑那么细了。

当一个人做着自己既不喜欢,也不擅长的事,他是很难有动力的。而假若他同时又是在压力小,分心之事多(如网络游戏)的环境下,那么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灾难。大学校园毕业季弥漫的「毕业就是失业」的阴霾气息,并非「为赋新词强说愁」而随便说说。反过来,当一个人做着自己喜欢或擅长的事,他的每一天学习都会是一种享受。这样他会深入这门专业,真正学到本领。即使这门专业不热门,前景一般,但他依然会有立足之地,何况专业的热门度与前景并非一成不变。

适合自己天赋个性的专业,远胜于所谓前景好、热门的专业。如果选到适合自己的专业?前提是了解自己的天赋个性。如果你感到迷茫,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想要什么,那么你就该去认识自己。

这件我说的高考后最重要的事,其实是一种弥补,弥补自懂事以来我们就该开始做,但为了高考一直推迟没做的一件事。

「认识自己」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完成这件事,并不会比完成高考轻松,甚至要更难。有鸡汤文喜欢说「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相信我,你什么也不会听到。子曰,「五十知天命」,孔圣人五十岁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你才多大啊,内心就有声音了?

还有一种方法说,假设自己只有一天的命,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会是你真正要去做的事。我也曾尝试过,结果还是打了一晚上游戏,并在第二天后悔不已。或许我得了绝症后念念不忘的还真是打游戏吧?但那也只能等我真得绝症才能证实。浮躁的心,再怎么假设都没用。

我记得李连杰版的《霍元甲》里有这样一段,当时日本武士大师与霍元甲对桌饮茶,日本人问霍元甲,你练武的目的是什么?霍元甲没有说什么强身健体保家卫国类的惯用说辞,而是说,我练武,是为了更好的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极限。「认识自己」没有捷径,只有不断试错。这需要你不断去看,去行,增长阅历,甚至试探自己的极限。

因为高考,我们的「认识自己」之路推迟了十多年,但这并没有关系。即使专业选错了,也没有关系。因为互联网,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开放,而开放意味这选择之门始终打开。比如,只要一台电脑和一根网线,你就能获取到全世界各个学科的知识。只要我们在下一刻开始「认识自己」之路,最终我们便能找到自身价值的那扇门。

「朝闻道,夕死可矣」,我们还这么年轻呢。

心若轻处,便是田园

Posted on

已经连续下了多天的雨,猝不及防的停了。大地和天空似乎都还没做好准备。

那是五年前,我们一行人离开公路,转入山坡上稀疏的房屋。我们从这个山坡穿入另一个山坡,离公路越来越远,空气变得清新而香甜起来。在路边上的荆棘丛中,有一种红色的小野果,我们土话叫「庖子」,状如草莓,却没有草莓大,且是空心的,味道酸甜可口,我们一路采了不少吃。

山坡下有很多狭窄的稻田,正值春耕播种之时,雨也歇了,有不少人在田间劳作,但这些人以中老年居多,青年都外出务工也。我们走过一座楼房,有个男人在楼房旁的菜地上弯腰锄土。我们跟他打招呼,他看到我们高兴极了,一个劲的说他的菜,并向我们传授他种菜的技艺。他说的很细,话说起来似乎无穷无尽。我们最后只得打断他,陪笑着离去。

前边有一座木条钉成的小房子,里面传出浓重的羊骚味儿。这是一座羊圈,下面是空的,用木柱支撑。在下面我看到一群鸭子在研究羊们的粪便。

继续往前,我开始注意到一直萦绕耳畔的清冽流水声。这些水精灵从山上一直流下来,流过路边的小水渠,穿过路下的引水涵管,绕过这处人家的房屋,流到那边山坡的稻田。那些山坡上的稻田,一块连着一块,人们在每块稻田的田垄上开几个缺口,水便从高处的稻田流入低处的稻田,一层一层。这时,我的目光再次与那些田间劳作的人们相遇,他们周围的树林与竹林葱郁而繁盛,潺潺流水声重启,我意识到,这就是田园呀。

我们终于绕到了山顶,一座小水库悠然而缓慢的释放它储存的水量。下山的时候,我们甚至还路过一座拥有小小院落的小寺庙。寺庙外墙上刻有捐钱修寺的乡亲名单。

再继续向前,就回到公路了,汽车的轰隆声传来,打破了先前一直延续的宁静。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陶渊明的田园已让人羡慕向往了以一千多年,桃花源更是让后人苦找了千年。我不知道古称桃花江的桃江县是否接近陶渊明笔下的田园,但如今回忆起那个场景,我似乎是从桃花源中走出来的。所不同的是,如果我还想回去,只要离开公路,于不远处也能找回那种感觉。

我不禁猜测,陶潜早就猜到后世旅游业的运作模式,不愿将桃花源变成人来人往的旅游景点,违背本意,于是故意将桃花源的地址含糊其辞。他或许会在心里笑着说:

孙子们,找去吧,磨破了鞋你们也找不到。难道不知道,心若轻处,便是田园。


「庖子」,学名为桑椹

如何优雅的写作

Posted on

在订阅号里,我发现池建强先生今天发文推荐了MarkDown。文章后面提到了有道云笔记。我其实是有道云笔记的重度用户,记了很多东西,生活上的,工作上的。不久前,有道云笔记更新并增加了Markdown功能。说实话,我觉得比较粗糙。我主要是指右侧的渲染,简直是丑陋。

自从我决定写公众号以来,我决定寻找到一个最优雅的写作方法。微信公众平台提供的写作环境,自然是不符合要求的。于是我开始了自己的寻找之路。

我们为什么需要诗与远方

Posted on

诗与远方,已经是一个被说滥了的词。而词一旦被说滥,不说会沦为贬义,也会慢慢失去它本来的面目。我们不再关注诗与远方本来的意义,反而在心里暗想,这家伙又在装逼了?

诗意是什么?

我想,每个人的答案不同。难道该相同吗?但我想,这些不同的答案,会有一个有意思的共同点:与自己平常的生活有点儿不一样。 就像唱歌,就是要跟平常说话有点儿不一样。这跟写诗不同,诗人也不会总生活在诗意之中,诗里的世界和现实的生活不是一样的,很少人能做到一致。

重点是,不一样。

于是,就很好理解远方了,因为远方,天然蕴含着不一样。就像多年前,在每天重复的生活里,我偶一瞥见远方烟雾笼罩的山峰,一个句子不经意窜进我的脑子:

远方总是可爱的。

当时,「诗与远方」还没有流行开来。就像《东邪西毒》里,洪七公对欧阳锋说:

不翻过那个山头,怎么知道山后面仍然是山?

远方对于不堪忍受眼前一成不变波澜不惊的生活的人,就像一个巨大的诱惑,让人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喊:

到远方去!

我不说这是一种逃离,我说这是一种抽离

诗与远方,都是对我们平常生活的抽离。

不止,诗与远方,我们还有很多种抽离。歌唱是抽离,写作是抽离,游戏也是抽离。我们离开平常的自己,暂时进入另一个自己,完成了一次内心的充盈。

宗教也是一种抽离,我们在仪式中,假装自己与神对话。

抽离,也许是因为厌恶重复与麻木,也许是因为追求新奇探索未知,但其更深层的原因是对自己的不认同

  • 我们为自己的平庸而懊恼,为自己的失败而沮丧,我们不甘心,凭什么别人能过上那么好的生活?
  • 我不喜欢这个专业,我不喜欢这个工作,为什么我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
  • 我后悔自己沉迷游戏,后悔整天拿着手机刷屏无所事事,后悔自己克制不住买买买,然后钱包空了。我气愤自己懒惰不思进取。

看,即是是平淡的生活,内里其实波涛汹涌。

我听说欧洲有一个磨镜人,一辈子只做一件事就是磨镜。他成了大师,受后人敬仰。这位磨镜大师认可了自己作为磨镜人,他的生活平淡,却充满诗意。

还记得前文所说的,诗里世界和现实生活不一样吗?当达成与自己的和解,真正从内心深处接受自己,其实,如杜牧羊所说,

咫尺即是天涯,上海亦可以是西藏。

这不沉默,将是酷暑的烈阳

Posted on

司法的不公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恶?就像患了重病,活下去的希望落在了医院身上,但却进了一家专门骗钱的医院。当你利益甚至身家性命遭受侵害,诉诸法律却发现司法并不公正,其至深的绝望压抑若非于己相关,实难以体会。

然而,当它终于降临到你身边时,你绝对不希望它再来。

湖南望城,李再祥,就是那个降临到我同学家人头顶的黑暗梦魇。

李是望城实权干部,也是人民公仆,此公仆喜欢给「企业家」贷款提供银行担保服务。本来他已赚了不少,拥有了多处房产,但他仍不肯收手。「企业家」的贷款到底还是出了问题,李某人为了不使自己承担本应承担的连带责任,竟然去影响司法部门,不走民事诉讼渠道替银行追回贷款,反走了刑事渠道。为了做实此事,几经操作,主犯们咬了一个银行小职员——我的同学。

可怜一个安分守己的银行小职员,稀里糊涂掉进了漩涡,被扔进了监狱。

作恶者总是被沉默纵容。而受伤最深的终只是那些最亲的人。那么我要做的,就是从不沉默开始。我要对发生在身边的每一件不公的事发声,去传递,去扩散。这不沉默,将是酷暑的烈阳,射向那深沉的黑暗。我不知道这究竟能否刺破黑暗,只希望当有一天,这黑暗的梦魇降临到自己或自己家人头上时 ,周围不会是漆黑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