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优雅的写作

Posted on

在订阅号里,我发现池建强先生今天发文推荐了MarkDown。文章后面提到了有道云笔记。我其实是有道云笔记的重度用户,记了很多东西,生活上的,工作上的。不久前,有道云笔记更新并增加了Markdown功能。说实话,我觉得比较粗糙。我主要是指右侧的渲染,简直是丑陋。

自从我决定写公众号以来,我决定寻找到一个最优雅的写作方法。微信公众平台提供的写作环境,自然是不符合要求的。于是我开始了自己的寻找之路。

我们为什么需要诗与远方

Posted on

诗与远方,已经是一个被说滥了的词。而词一旦被说滥,不说会沦为贬义,也会慢慢失去它本来的面目。我们不再关注诗与远方本来的意义,反而在心里暗想,这家伙又在装逼了?

诗意是什么?

我想,每个人的答案不同。难道该相同吗?但我想,这些不同的答案,会有一个有意思的共同点:与自己平常的生活有点儿不一样。 就像唱歌,就是要跟平常说话有点儿不一样。这跟写诗不同,诗人也不会总生活在诗意之中,诗里的世界和现实的生活不是一样的,很少人能做到一致。

重点是,不一样。

于是,就很好理解远方了,因为远方,天然蕴含着不一样。就像多年前,在每天重复的生活里,我偶一瞥见远方烟雾笼罩的山峰,一个句子不经意窜进我的脑子:

远方总是可爱的。

当时,「诗与远方」还没有流行开来。就像《东邪西毒》里,洪七公对欧阳锋说:

不翻过那个山头,怎么知道山后面仍然是山?

远方对于不堪忍受眼前一成不变波澜不惊的生活的人,就像一个巨大的诱惑,让人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喊:

到远方去!

我不说这是一种逃离,我说这是一种抽离

诗与远方,都是对我们平常生活的抽离。

不止,诗与远方,我们还有很多种抽离。歌唱是抽离,写作是抽离,游戏也是抽离。我们离开平常的自己,暂时进入另一个自己,完成了一次内心的充盈。

宗教也是一种抽离,我们在仪式中,假装自己与神对话。

抽离,也许是因为厌恶重复与麻木,也许是因为追求新奇探索未知,但其更深层的原因是对自己的不认同

  • 我们为自己的平庸而懊恼,为自己的失败而沮丧,我们不甘心,凭什么别人能过上那么好的生活?
  • 我不喜欢这个专业,我不喜欢这个工作,为什么我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
  • 我后悔自己沉迷游戏,后悔整天拿着手机刷屏无所事事,后悔自己克制不住买买买,然后钱包空了。我气愤自己懒惰不思进取。

看,即是是平淡的生活,内里其实波涛汹涌。

我听说欧洲有一个磨镜人,一辈子只做一件事就是磨镜。他成了大师,受后人敬仰。这位磨镜大师认可了自己作为磨镜人,他的生活平淡,却充满诗意。

还记得前文所说的,诗里世界和现实生活不一样吗?当达成与自己的和解,真正从内心深处接受自己,其实,如杜牧羊所说,

咫尺即是天涯,上海亦可以是西藏。

这不沉默,将是酷暑的烈阳

Posted on

司法的不公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恶?就像患了重病,活下去的希望落在了医院身上,但却进了一家专门骗钱的医院。当你利益甚至身家性命遭受侵害,诉诸法律却发现司法并不公正,其至深的绝望压抑若非于己相关,实难以体会。

然而,当它终于降临到你身边时,你绝对不希望它再来。

湖南望城,李再祥,就是那个降临到我同学家人头顶的黑暗梦魇。

李是望城实权干部,也是人民公仆,此公仆喜欢给「企业家」贷款提供银行担保服务。本来他已赚了不少,拥有了多处房产,但他仍不肯收手。「企业家」的贷款到底还是出了问题,李某人为了不使自己承担本应承担的连带责任,竟然去影响司法部门,不走民事诉讼渠道替银行追回贷款,反走了刑事渠道。为了做实此事,几经操作,主犯们咬了一个银行小职员——我的同学。

可怜一个安分守己的银行小职员,稀里糊涂掉进了漩涡,被扔进了监狱。

作恶者总是被沉默纵容。而受伤最深的终只是那些最亲的人。那么我要做的,就是从不沉默开始。我要对发生在身边的每一件不公的事发声,去传递,去扩散。这不沉默,将是酷暑的烈阳,射向那深沉的黑暗。我不知道这究竟能否刺破黑暗,只希望当有一天,这黑暗的梦魇降临到自己或自己家人头上时 ,周围不会是漆黑一片。

庶族尊严——平民的逆袭路径

Posted on

原题:孔子、韩愈、毛泽东、鲁迅为什么出名 ——「一个平民获得尊严的方式」

一、阅读韩愈可以知道一个平民获得尊严的方式

一个地位低下的士人,一个富有野心的人,一个为其处境所抑制的人,怀着急切心情,如何寻找到能使自己出名、改变人生的机会或途径呢?

那些离影渐远

Posted on

前些日子,在新浪开了微博。不是赶时髦,而是因为一个微博名为若小安的女子。

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终不如。对若小安,这话该算一语中的。

若小安是个有灵气的人。见识到她的文字后,才知道用“跃然纸上”来实体形容文字中蕴育的情感,是何其恰当。她的文字,初读只觉气韵斐然,如沐在春风的秦淮细柳,深品则知肝肠寸断,似悲鸣春心的杜鹃啼血。

秋天那么凉,那些记忆里的人都走得连背影也看不到了。——秋寒乍袭,若小安如是说。

凉意,早沁心底。

大概,不多久也会忘却若小安这一幕珠帘印象吧!每个人的世界都是人影缤纷,来往喧嚣,热闹不已。孤寂时,或者记得有过那么个风尘才女,别的时候,谁有空惦得她。

我的世界,自然也是来去人影重重。

少时读书,有言“人生处处有青山”,自以为志在纵横天下,遂背家乡,游学关塞,环驰渤海,诚意结交了不少真性情的朋友、具学识的师长,当然也有那么些红颜知己。

及离别,方知友人歌里唱的“有多少付出,就有多少伤怀”,半点不假。那伤心意思,透了几回心肺,难免埋下凄凉的病根。

及自谋前程,有幸委身衙口,忝为小吏,好歹稳住身形,顾看友人,便知隔距已远:那扶摇而上的,不愿攀附;那流离落草的,人矜相拒。

我渐明白,那一片友人终化作离影,愈行愈远。

每年都会认识几个生活轨迹相似的年轻人,聚在一起,总能放声大笑。
在新朋友身边,我偶尔会突然思绪那片友人,然而记忆里的人影们不断模糊。
我想,总有那么一天,我会忘却他们的,就像会不记得若小安一样。

一定会这样,因为我已经回忆不起曾经的理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