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一聊我理解的「当下」

鸡汤文的一个常见呼吁,是珍视当下。

我在《鸡汤成功学的机制策略视角解读一文中说过,鸡汤是正确的废话。珍视当下,当然是正确的,也是必要的,但这句话本身不是重点,重点是如何理解当下。

在字面上,当下就是此时此刻。我后来想一想,还应加上此地。这样才能达成时间与空间的统一。

那么为什么要强调当下呢?因为人在大多时候并没有关注到当下,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移动互联网发达,人们时时刻刻「在线」的情况下。

「关注」是手机上各大APP争夺的稀缺资源。这个资源不光那些APP在争,其实还有一个隐藏的玩家,那就是我们自己。

关注到我们自己,是我理解的当下的第一层意思。

人们并不总是知道自己身处何时,又身处何地。就像我若不注意看,我不会发觉前面墙壁的左下方有一抹浅浅的蓝色,我右边电话机的话筒上掉了不少漆;也不会发觉现在已经渐入傍晚,半个小时之内,天色将渐渐阴沉并最后进入黑暗。

不必是刷朋友圈、微博或者追剧的时候,人的注意力会脱离自己的控制,进入某个脱离现实的时间,也脱离现实的空间的某个不可知之境,我们平常的焦虑、贪欲,记恨,甚至只是盲目的自信,也会让我们丧失对当下自己情况的真实体察。

冥想讲究体察自己周遭。不过因为冥想一般都是闭着眼睛,不用「看」,而用听和体会。空调机低沉的嗡嗡声,键盘清脆的敲击声。相对于五彩斑斓的彩色,听觉的刺激更平缓并易于控制。此时,我们还能体会到自己的呼吸。除非在气喘吁吁时,有谁会注意到自己的呼吸呢?

「自己」是一座值得探索的「APP」,其丰富程度,一点也不亚于朋友圈、手机淘宝、快手抖音、微博知乎以及B站爱奇艺之类。

但是,关注到自己,仍不是当下的全部。

我记得在电影《海上钢琴师》中,吹号手麦克斯向二手音乐店的店主老头形容某件必然而又意外的事情时,举了一个相框的例子。挂在墙上的相框,多年来纹丝不动,但它在某一天,啪,掉了下来。原来是钉子松动了。麦克斯的讲述非常动人,「你不知道相框什么时候会掉,但就在那个时刻,偏偏在那个时刻,啪,掉了下来!」。

可以想象,钉子的松动,是一个常年累月的过程。在相框「纹丝不动」的表象下,钉子一点一点的脱离墙壁的束缚。终于在某天,达到某个极限值,相框的的压力终于超过钉子的承载力,于是,啪,相框掉落。

一周之前,孩子突然说牙齿疼,拿光一照,好几颗磨牙上出现了空洞。龋齿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过就像掉落的相框一样,人们更多的只是关注掉落的一刻,或者牙痛的一瞬。

《金刚经》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过去、现在和未来是连在一起的。当下的一刻、一瞬,乃是过去千刻万瞬的积累,并影响未来的所有瞬间。

于是,任何一刻的「当下」,都是值得珍视的。就像现在,我应该珍视孩子正在客厅玩得高兴,没有打扰我敲字;应该珍视孩子还未上小学,晚上不用辅导作业;我还应该珍视自己身体还算健康,至少此刻无痛无痒,不用躺在医院。

我应该珍视那时攀着安全绳走在高耸大坝上的自己未曾掉落,应该珍视自己也曾在KTV纵情高歌,应该珍视所有高兴、悲伤、尴尬、感动的瞬间,所有的高光和至暗时刻,以及更多平凡的当下。

当下的这一刻,并不容易。这是我理解的当下第二层意思。

珍视当下,不能只是庆幸拥有当下,更要着眼将来的无数当下。

有人或许会说,世事变化无常,你甚至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一年后又身处何方。这当然是没错的。站在所拥有的当下,向前方看去,是了然于胸还是茫茫无措?这取决于当下的心境。能否分清重要的东西,作出选择,是其中关键。「要事优先」,是从时间管理引出的,我在2019年学到的最重要的一个概念。

总书记说,凡是过往,皆为序章。最终还是要落在创造上。无论是漂亮还是糟糕,所有的当下,总归是创造出来的。那么我们究竟是一个优秀的创造者,还是糟糕的创造者呢?

这是我理解的当下第三层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