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现与自由意志

查看历史记录,我想要写一篇关于自由意志的总结性文章,已经过去快三年。按当时的更文节奏,我原计划两三天便完成文章,拖这么久,是因为我严重低估了文章的难度,又严重高估了自己的水平。

我了解越多,越感到自己也许这辈子也无法完成文章,但心里也无法舍弃这个议题。这篇文章,就谈谈我的一些新认识——突现。

这个概念,我是在《谁说了算:自由意志的心理学解读》里看到的。就我自己的理解,突现,元素组成系统后,出现了新的规律和特性,怎么来的不知道,就像突然出现一样。

而自由意志,就会这么突现出来的。

为了理解突现,我们可以看看一些例子,有些是书上的,有些是我根据自己的理解编的。

突现的例子

蜜蜂和蜂群。单个蜜蜂,似乎是傻傻的虫子,但是蜂群却有组织由分工,就像有智能一般。研究单个蜜蜂,无法探究蜂群的奥秘,蜂群,便是蜜蜂多了之后,突现出来的。

汽车和交通。汽车由轮子、车架和沙发等等构成,研究这些零件,永远无法预测交通,更无法探求红绿灯这样的交通规则。交通,便是汽车多了之后的突现。

集成电路和CPU。单条集成电路力量很渺小,亿量级的集成电路,却可以成为计算机的核心,胜任复杂计算。与之类似的,还有计算机与互联网。

脑神经与自由意志。大脑皮层由数以亿计的神经系统组成,它们通过触突相连,并相互传递神经信号。这种联系,比蜜蜂之间复杂,也比汽车之间频繁,同时也超过了集成电路和计算机之间的紧密度,它突现出了意识、思想和灵魂之类,非决定论者更乐于称为自由意志。

突现是底层模式

其实突现并非新鲜概念,我记得很多年前看过一篇科幻小说,互联网里的电脑太多了,突然出现意识,疯狂攫取电网里的能源。后来,这个点子在科幻小说里很常见。

突现也有点像,或者根本就是混沌系统里的自组织。很多元素混在一起,然后稀里糊涂形成了新的,从来没有过的新东西。蝴蝶效应的天气系统,起伏不定的股票系统,是人们常常讨论的混沌系统,按照突现模式,人们很难通过研究天气或者股市的各个影响因素、组成要素对其预测,因为突现形成了新规律。试图用旧规律,解释新规律,当然难以凑效。

其中要点,突现前元素遵循的规律与突现后系统呈现并遵循的规律不同。突现形成了基于就元素的新事物。

我想到,整个世界,都是这么形成的,突现是世界不断形成新事物的底层模式

第一次突现发生在什么时候?我认为是宇宙大爆炸之时。然后突现一个接一个,并最终形成了现在的世界。这个过程仍持续着。

量子力学告诉我们微观世界里的粒子展现的物理性质与我们宏观世界完全不同,那是一个概率的世界。习惯了地上的球在踢它之前一动不动的我们,难以想象行踪不定的微观粒子,因为两者呈现不同的物理规律。

如果因为量子物理的高端抽象,而感觉微观粒子的行为高端抽象,我认为这是搞错了顺序。宇宙最开始时,满是微观粒子,原子、分子以及以后的气体、液体和固体,都是在漫长的过程中缓慢形成的。在最开始的微观粒子眼中,宏观世界才是高端抽象的,因为它们也无法预料今后的宏观世界会呈现怎样的物理规律。

突现出来的自由意志

我们的脑神经细胞,是由分子构成,分子由碳原子、氢原子、氧原子等微观粒子构成。这些微观粒子,和组成桌子、电脑和台灯的微观粒子一般无二,为什么呈现出来的东西,有这么大不同?

脑科学家们进行了很多试验、实验与研究,基本可以断定,主体意义上的自由意志,只是一个幻觉。语义上的自由意志并不存在,或者说,我们通常所说的自由意志,其实是另一种形式。

我们的大脑有很多不同的功能区域,视觉的,听觉的,语言的和运动的,等等等等。在实际的运作中,这些功能区域各自为政。就像一个松散的联邦国家,各个城邦拥有很大的自治权。总的来说,我们的自由意志幻觉,便是以这些功能区域为基础突现出来。以事后诸葛亮的眼光看,这种设计既确保了最大的效率,又形成了全新的事物。亦即:进一步,我们一刻也活不了;退一步,又不会有自由意志幻觉什么事。

我们的身体有很多活动,你不刻意去想,根本无法察觉。比如眨眼、呼吸、走路时手的摆动、说话时舌头的舒卷,也包括心脏跳动、肠胃蠕动这种即使刻意去想,依然很难察觉的活动。它们在自动运行,绕过了中央指挥中心。幸好这个中央指挥中心不够强势,如果它真的什么事都要插上一脚,所有事都亲历亲为,全身上下那么多活动要做决策,分分钟就得累死。

未决的问题